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, 2022的文章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工巧明的展現中國畫作品:梅林烈焰

圖片
  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工巧明 的 展現 中國畫 作品:梅林烈焰 Plum Grove Ablaze 《梅林烈焰》   作品賞析 面對作品《梅林烈焰》, 小編仿佛身臨其境, 漫步于梅海, 陣陣花香。 紅豔豔的花朵像強烈的火焰, 熱情四射。 (以上描述僅代表 藝術 寰宇觀點)   詩賦 聖君同 壁上懸圖 這方壁,白茫茫無處, 我看兮, 烈焰叢林, 無有鳥來。 遠眺兮, 唉! 是園中性海, 無有蟲來。 我看兮,無有林; 我看兮,無有焰, 唉! 蟲兮何在? 原來兮,壁上懸栽, 一幅畫,丹青墨,朱砂紅, 又來幾筆兮, 原來兮,夢遊我在。 夢裏何來? 不執兮,無有壁; 不執兮,無有畫。 唉! 思遊這不該,這不該。   轉載自:藝術寰宇 公眾號 本文連結: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工巧明的展現中國畫作品:梅林烈焰 http://www.artnewworld.com/2022/01/hh_25.html 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書法: 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

圖片
  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書法: 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 古往今來,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,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,但書法卻不然。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,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,但是,唯書道除外。書法,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,學問的深淺、德品的高低、心智的健弱,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,無以遁形。且不說書法,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,對於一般人,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。展觀史論,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。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道,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。尤凡歷代書道大家,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。如古有王羲之、懷素、何紹基、張懷瓘、岳飛,近有于右任等,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,道德文章之楷模。 學識為書之棟樑,書之基石;德為書之格調,書之神韻,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。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 書法,脫俗無華,格高境妙。時而龍蛇走筆,轉鋒又童心天趣,平中見奇,飄逸自如,渾厚華滋。行墨連綿,氣韻暢達,字勢或雄渾矯健如龍躍天門,虎臥鳳闕;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,鶴翔松間;或樸拙率真,孩心無執。脫盡輕鮮煙火之氣,收斂內含,俗染浮雜已然蕩盡!正是『天質自然,韻達性海,故柔中見剛,華而清奇。』 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,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,精深的才華,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揮體成,而紮實雄厚,方能自成大家。比如H.H. 三世多杰羌佛 在初涉書門之時,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,我們見到書法的第一張,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,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 『華宮日月麗陽天,喜乘西風六月閒,故朋來從叭聲望,始知暑氣已冬殘』 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,高風清奇,不染塵俗。 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深居古寺,卻以超凡的證量,發抒情懷,闡顯寺廟雖一室之間卻為孤隱清高,超凡脫俗,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,故吟曰:『華宮日月麗陽天』統率日月之天地,而會之人間福盛,一句 『喜乘西風六月閒』 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,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,心境無遷,閒於寂靜,放展宇宙,輕安極樂,人我兩忘,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,已與世超然,清淨無為,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不記時日,應無所住,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,登車奔馬告訴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,已經不是夏天了,冬天都快完了,古佛心有會